摸鱼是第一生产力!

最近重新沉迷全职无法自拔。
产出基本都是摸鱼,欢迎评论!
本命张佳乐。乐厨。
双花(本命)/叶橙/乔高/刘卢刘/肖戴/王柔/新生代/同期生
以上内容大概会想产出。
其实很杂食,其他CP也吃。
给画手太太们打call(⺣◡⺣)♡
有时会写写脑洞 但后续十分随缘
海贼王大本命
Tfboys 团饭

【刘卢刘】一起去HK旅行吧(四)

时间十一赛季夏休期。
有ooc。
终于牵手?唉…我自己都觉得磨叽。

前篇:(三)

搭地铁去了金钟和中环,再步行去维多利亚港,接下来就是没什么新意的HK必游景点的尖沙咀和星光大道。刘小别的旅行安排实在是不太走心,他来之前就只是定了几个要去的地方,重心都放在查怎么去较远的迪士尼了。刘小别对自己的侧重点深感无奈。
第一天的行程最后一项就是刘小别期待的演唱会了,但是在这项活动开始前,他一直在思考怎么样才能不和卢瀚文走散这个问题。
他在逛街时看到家长牵小朋友用的牵绳娃娃,差点考虑要不要买一个。卢瀚文发觉了他目光的焦点,一脸惊恐。
“小别前辈,你不会是想买那个吧?!”
“不至于。不过用这个确实不怕走丢。”
“……”
“小别前辈,我16岁,不是6岁!”
“我知道,所以我没买。”
“小别前辈你是不是特别特别害怕和我走散啊?”
“我不想被蓝雨找麻烦。”
“我从这里自己回G市都不成问题。我都工作了,不算小孩,更不会走丢。”
“连期末考试都想翘的高中生也别把自己当大人!你个未成年!”

下了公交车,现场已经是人山人海。这乐队的人气着实不低,从外围的人数就能判断出这场演唱会肯定爆满。刘小别看到这景象,赶紧掏出口罩和帽子给卢瀚文戴上。粉丝很多都会戴口罩,这对他们倒是不错的掩护。刘小别试着找进场的入口,卢瀚文正在后面拉着他的背包。
“小别前辈,我看有好多人往那边走了!”
刘小别还在看场馆地图,就感觉力道从身后传来,卢瀚文扯着他的背包把他往一个方向带,这让他走路的方式变得不能更变扭。
“你先放手,你这样我没法走路。”
“噢。”
卢瀚文松了手,就要往人堆里钻,为了让刘小别能时刻定位他,他一边钻还要一边招手打招呼。刘小别看得都无语,这样分分钟走散的节奏啊!他赶紧跟上卢瀚文的脚步。
“唉…你慢点!”
“那边要排队的样子,还是走快点。”
“排队就排队,你别钻了,跟着我!”
刘小别紧紧握住卢瀚文的手,牵着他一步一步往自己看准的方向移动。感觉掌心有点微微潮湿,刘小别回头看卢瀚文,发现对方正在傻笑。
“你手心怎么出汗啊?汗手?”
“嗯…”
卢瀚文只是笑,回答的含糊刘小别也没听清。卢瀚文其实不是什么汗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刘小别牵着手心就出汗了,他只觉得今天的小别前辈一万分帅气!
走了一小会儿,两人已经基本接近排队入场的地方了。刘小别先松开了卢瀚文,两只手拿着场馆地图和说明册。他看了一会儿确认了他们选的入口没错没错后,刘小别一边收起地图,一边下意识的去捉卢瀚文的手,结果捉了个空。
“卢瀚文?”
刘小别真的怕自己一不留神又把人看丢了,赶紧四下张望,发现卢瀚文其实就站在他旁边,刚刚那一下怕是他故意躲得。此时卢瀚文却是笑的一脸狡黠望着他,刘小别没来由的心里一阵不爽。
“不想让我牵你就说。”
 “没有!没有!”
卢瀚文笑嘻嘻的主动握住刘小别的手,还来了个十指交扣。刘小别挑了挑眉却没说什么,暗暗腹诽:这种牵法太基佬了吧!这是牵女朋友的牵法啊混蛋小鬼!算了,还是看演唱会要紧。
刘小别和卢瀚文终于挤进了队伍的末尾。周围全是激动的粉丝,大声讨论着一会儿可能会听到的曲目。队伍十分拥挤,人挨着人,放眼望去都是人头。谁也没注意到队伍里混入了两个荣耀全明星,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往入口处看,自然也不会有人发现在下方紧紧相牵的两只手。

好不容易进了内场,座位排的紧凑,感觉动作稍微大点都能碰到周围的人。卢瀚文的位置比较不幸,另一边是个高大的汉子,长得有点胖,稍微一动就会挤占到卢瀚文的空间,偏偏还不太安分,一下翻翻说明册,一下弄弄背包。卢瀚文一路被挤着进了场,此时想调整一下帽子和口罩,可是一抬手好像就要撞到旁边的大汉。
“行了,你别动了,我来。”
刘小别看不过去,先帮卢瀚文把棒球帽摘了下来,发现对方一额头的汗。刘小别随便帮他擦了擦,又把帽子戴了回去,帽檐压低,这才摘了口罩。
“小别前辈,我快闷死了,口罩能不戴了么?”
“……”
“这样行不行?”
刘小别把口罩戴了回去,但是往下拉到下巴。
“好吧。”
帮卢瀚文弄完,刘小别也把自己的墨镜摘了,又调整了一下口罩。没几分钟,现场灯光暗了下来,乐队成员们终于陆续登场。刘小别也终于兴奋起来,毕竟是他喜欢的乐队,承包了他歌单里一半的曲目。不过比刘小别激动的大有人在,刘小别旁边的妹子已经尖叫出声,卢瀚文旁边的大汉更是唰的站了起来,还一边疯狂挥舞手中荧光棒,动作大的差点打到一边的卢瀚文。刘小别皱了皱眉。
“这位大哥,您动作能不能小一点?别打到旁边小孩。”
“小孩?”大汉看了眼旁边的卢瀚文。
“哪有什么小孩?这半大小伙子十几岁了吧!我就站起来一下不影响吧。”
“您挥荧光棒的动作小点儿成么?小心打到人,也挡后面视线。”
“行吧。”
大汉看了刘小别两眼,又转去跟卢瀚文讲话。
“你哥可真疼你,这都护着!”
“啊?”
“这年头这种好哥哥也是少见了。不过都是大老爷们还这样护法,你哥是不是弟控啊?”
大汉笑着打趣,刘小别自然是听到了,在一边翻了个白眼。倒是卢瀚文凑到刘小别耳边小声问道。
“小别前辈,你是不是弟控啊?”
“滚…”

演唱会全程现场气氛都很嗨,就连卢瀚文这个伪粉丝都差点上蹿下跳的在那跟着唱。两个小时的演唱会好像一下子就开完了,唱完最后一首歌好几分钟,全场都还在喊安可。
差不多快十点半,歌迷们才陆续退场。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挤进地铁,刘小别才终于把口罩摘了,他也快闷死了,卢瀚文的口罩则是早就不知道被丢到什么地方去了。在旺角东下了车,想到又是进了闹市区,刘小别立刻去牵卢瀚文的手,整个动作已经完成的自然无比了。

回到酒店附近已经过了11点,但是旺角一带仍然一派热闹景象,各种小吃摊生意都十分红火,各种夜宵的香气引得人食指大动。只不过刘小别和卢瀚文此时已是无心再逛,只想回房间睡觉。但是,他们没有发现,有四双眼睛正惊诧的望着他们走进酒店大门。
“卧槽卧槽卧槽!队队长…我刚刚是不是眼花了?!那是瀚文和刘小别吧?!我好像刚刚看到他们牵着手进去的啊是不是?!我看错了吧??!”
“压力山大啊…我好像也看到了。”
“我可以确认就是他们俩。”
“少天,你没有看错,那确实是瀚文和刘小别,而且他们确实牵着手。”
喻文州,黄少天,郑轩和徐景熙正坐在酒店附近一个小吃摊的四人桌旁,表情复杂的看着两人进去的方向。刘小别没带墨镜也没带口罩,卢瀚文也只是带了个棒球帽,四人一眼就认出了没什么伪装的二人。
“我靠靠靠!他们这是已经在一起了么?谁先告白的啊?怎么就牵上手了?!回酒店了不会还有下一步吧?我都不敢想了,队长我们是不是现在就杀过去把刘小别暴打一顿比较好?”
“少天,冷静。在这里追上去打人会被摄像头拍到。”
“队长,你的意思是不会被拍到就可以暴打刘小别吗?”郑轩望着喻文州那一脸平静的样子在心里给刘小别点了个蜡烛。
“少天,一会儿给瀚文发个微信说我们到了。给他带了东西让他来拿一下。”
“这个熊孩子!提醒了那么多遍办HK套餐都能忘!夏休结束让他加训!队长你给他带什么了?”

卢瀚文出了电梯就开始试着连酒店Wi-Fi,一连上他就看到了黄少天的微信轰炸。
“哇!队长他们来了,说有东西给我,我去一下。”
卢瀚文说完,就松开了刘小别的手跑了,刘小别拿着两个人的包自己进了房间。
他坐在床上,一下不知道该干什么,满脑子都是卢瀚文刚刚跑掉的身影,手上似乎还有刚刚牵手残留的触感,掌心似乎还有微湿的汗意。蓝雨的人来了么?小鬼今晚是不是跟他们住?明天去迪士尼该不会要一起去吧?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呢?刘小别打开微信刷起了朋友圈。
“今天在HK!”配图是黄少天,喻文州,徐景熙,郑轩和卢瀚文在夜宵摊前的合影还有各种美食凑出一个九宫格。一分钟前来自卢瀚文的一条朋友圈。
卧槽?蓝雨来了四个?不是…小鬼不是去拿东西么?怎么又跑去吃夜宵了?不叫我一起?不对,我一个微草的怎么可能跑去和他们蓝雨的吃夜宵呢?刘小别感觉心里有股酸意,他打算找人吐槽卢瀚文。卢瀚文前面那条是邹远,十分钟前发的。

刘小别:张佳乐打招呼.gif
邹远:有事?
刘小别:呃…有吧
邹远:你是不是想找我吐槽蓝雨?
刘小别:你怎么知道?
邹远:看到小卢朋友圈。你不是和他在HK看演唱会么?结果他朋友圈发的是他们战队五个。
刘小别:你消息真灵通。
邹远:袁柏清告诉我的。你们演唱会看的怎么样?
刘小别:挺好的。演唱会很精彩!现场听感觉很棒!
邹远:我以为你会更激动。
刘小别:啊?我挺开心的。
邹远:你忘了你以前还给我卖安利来着?
刘小别:就一次吧。他们的歌真的很好听。
邹远:这不是你找我的重点吧。你是不是因为蓝雨的人来了不爽?
刘小别:有点。看小卢跟看孩子一样,不过早上倒是帮上忙了。
刘小别跟邹远讲了早上碰到粉丝的事情,又讲了卢瀚文跑丢,然后就是讲演唱会上那些歌如何如何好听。刘小别是个真歌迷,抓住机会给邹远卖了一发安利。不过邹远更关心他和卢瀚文的事,毕竟还有个群在叫他直播。

邹远:买个牵绳娃娃?亏你想的出来?小卢16岁又不是6岁!
刘小别:那是开玩笑的。我想买个狗链给他拴上来着。
邹远:你不就是担心他丢了吗?后来怎么办的?演唱会人挺多吧。
刘小别:能怎么办?牵着咯。

邹远:你们在一起了?

刘小别:这不是怕走丢吗?!

邹远:哦。冷漠.jpg
邹远内心也很无奈,这闪光弹放的,你玩弹药专家吗?他觉得自己被一个本职业技能闪瞎了狗眼。问题是这么闪都还没在一起,真是不让吃瓜群众省心。算了,既然是助攻团的,那是不是送点助攻。
邹远:你牵着小卢的时候什么感觉?
刘小别:?
邹远:你不是牵了他一路么?你怕他丢了要一路看着,嫌烦么?
刘小别:是牵了一路。烦倒是不烦啊。感觉他手心老出汗,没别的了。
邹远: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是孙翔也手机没服务怕走散要你一路牵着呢?
刘小别:卧槽!!!别…我想都不敢想那画面。你是怎么想到这种假如的?!!你想说什么?
邹远:为什么孙翔你觉得变扭,小卢就不会。
刘小别:牵着孙翔…换你你不觉得变扭啊?
好吧。邹远承认这个反驳挺有说服力。
邹远:那换个说法,假如是小高手机没服务怕跟你走散呢?你会一路牵着他么?
刘小别:好变扭。牵着…太奇怪了。
邹远:所以牵着小卢不嫌烦,不变扭,不奇怪,要是还有点开心。那你真该仔细想想你对小卢到底是什么感觉。我睡觉了。


后篇:(五)

评论 ( 1 )
热度 ( 41 )

© 舟移飞燕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