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是第一生产力!

最近重新沉迷全职无法自拔。
产出基本都是摸鱼,欢迎评论!
本命张佳乐。乐厨。
双花(本命)/叶橙/乔高/刘卢刘/肖戴/王柔/新生代/同期生
以上内容大概会想产出。
其实很杂食,其他CP也吃。
给画手太太们打call(⺣◡⺣)♡
有时会写写脑洞 但后续十分随缘
海贼王大本命
Tfboys 团饭

【刘卢刘】一起去HK旅行吧(三)

时间是第十一赛季夏休。
有ooc。
前篇:(二)

进入酒店房间后的两人都直接瘫在了各自的床上玩手机。刘小别在搜索最合理的逛街路线,他是想来买一副新耳机的。没过一会儿,他又听到卢瀚文在叫他,用的是粤语。
“卢小别?”
“啊?”
旁边传来笑声。刘小别立刻意识到卢瀚文又在仗着自己不懂粤语占他便宜。
“小鬼你不要太嚣张!”
刘小别坐起身,目光带着一些威胁意味的看向卢瀚文。
“小别前辈,我教你区分这两个发音,以后你就不怕吃亏啦!”
 “你跟着我念啊。刘。”
“为什么要跟着念?”
“会念了自然就会区分了。”
“噢。”
“刘。前辈你念一遍。”
“刘…”
“噗!”
“……”
“靠!不学了!你以后在我面前别说粤语。”
刘小别烦躁,起身给了卢瀚文的脑袋一个爆栗。
“哎呀!小别前辈你别生气嘛!我不笑你了。我就教会你念名字就好。”
卢瀚文可怜兮兮的捂着脑袋。
“前辈你跟我念,我保证不笑。”
“刘小别。”
“刘…小…别?”
“嗯。刘,有点像…“老”的音。小,大概是siu这样…”
听着卢瀚文的讲解,刘小别一头黑线。粤语这种语言,听歌的时候觉得拉风洋气,学起来怎么这么麻烦。不过刘小别还是在继续尝试,卢瀚文像个小老师一样,十分认真的纠正刘小别的发音。刘小别心里郁闷,自己名字一变成粤语怎么听着就像“老俗瘪”。
“刘小别。”
“对了对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你再听我念“卢”啊。”
“卢。听出区别没?”
“比起“刘”,听起来更像“搂”?”刘小别仔细分辨了一下后问卢瀚文。
“差不多吧…”
“然后…“卢瀚文”,你念一遍?”卢瀚文循循善诱。
“卢…瀚…文。”
“还不错…再来一遍!卢,瀚,文。”
“卢…瀚…文。”
“嗯嗯!再多念几遍!”
“卢瀚文…卢瀚文…卢瀚文……”
“嘿嘿嘿…”
“你又笑?!”
“没啊,这次是念的好啦!现在会区分了吧?”
“听能听出来了,自己念拿不准。”
“不念姓氏只念名字就不怕错了。”
“嗯…瀚文?”
“在!”
“刘瀚文?”
“你念的是刘…”
“嗯,那就对了。”
“前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教会徒弟,气死师父?”
“是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啦!刘瀚文!”
刘小别得意向卢瀚文抬抬下巴。

进行了半天粤语教学,刘小别这才想起来自己本来是要查地图来着,他们是来HK旅游的,又不是来学粤语的。
“准备出门了。”刘小别已经转身收拾背包去了。
“去哪?”
“附近逛逛吧。我查了地图,这附近挺繁华的。”
“噢。小别前辈有什么想买的么?”
“想买副耳机。还想看看HK街景。”

计划的第一步是:在旺角附近逛逛,然后搭地铁去金钟和中环一代。
他们出发时间早,现在也不过是上午11点而已。这个时间旺角附近的游人还不算太多,虽然避开了高峰期,刘小别和卢瀚文依旧觉得有些拥挤。
“这街道也太窄了吧!”
“人真多!不过HK就是这样的啦!”
“小鬼你可别乱跑啊!”
“知道。”卢瀚文一只手抓着刘小别的背包。
“街上真不好走,去那个大厦里面看看吧。”
刘小别拉着卢瀚文走进了朗豪坊。朗豪坊商城挺有逛头,里面又有冷气,两个人逛的也算惬意,刘小别还买了副新耳机。两个人在里面顺便解决了午饭。从商城出去就沿街瞎逛起来,卢瀚文一看到吃的就挺兴奋,路上买了不少小吃,什么咖喱鱼蛋,鸡蛋仔之类的。
“你不是才吃过饭么?”
“我在长身体!”
“这些小吃和你们G市的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差别。”
“嗯…是挺像的。都很好吃啊!”
刘小别无语。路上人多,他还真挺怕卢瀚文走丢的,于是一路看着卢瀚文。卢瀚文倒是没太留意这些,要去什么店看看就直接丢下句。
“小别前辈,去那边看看吧!”然后就跑了。刘小别真是恨不得在卢瀚文身上栓个狗链算了,看不到街上人那么多么?!
终于,在刘小别低头看手机的空档,卢瀚文又是说了句“我去那边看看”就跑了,等刘小别回过神再抬头,人都没影了。
靠!刘小别心中暗骂一声!跑哪儿去了?
“卢瀚文!”刘小别尝试喊卢瀚文的名字看能不能得到回应,结果街上太吵,光这样喊真听不太清。
“卢瀚文!”刘小别提高音量,有人往他这边望了过来,都是路人,里面没有卢瀚文。虽然知名度不如一些娱乐明星,但是全明星的职业选手也算是公众人物。刘小别此时十分为难。
对了!手机!打电话就好了!刘小别立刻翻出卢瀚文的号码打了过去。可是回应他的只有系统女声的一句“不在服务区”,接着是一串忙音。
不在服务区?怎么会?再打一次,两次,三次都是一样的结果。刘小别傻眼了,心里开始一阵阵发慌,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卢瀚文来之前可能忘记办理HK通话套餐之类的东西,所以卢瀚文的手机现在很可能是无服务的状态。
“妈的!”
刘小别忍不住爆粗了。现在根本没有任何方式联系上卢瀚文,难不成要报警吗?怎么办?刘小别觉得他简直比站在赛场上面对最危急的情况时还要无措,在赛场上好歹自己有心理准备有思路。现在呢?在陌生的城市和卢瀚文失联,还是在这种人又多又杂的闹市。万一出什么事那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夏日正午的太阳又烈又毒,可是刘小别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是冰凉的。这种突发情况…他突然想起了喻文州的攻略,卢瀚文给他发了一份,他立刻翻了出来。他这才发现原来喻文州写了两份攻略,分别是给他和卢瀚文的。
有了!
“如果在人多的地方和小卢走散了,又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联系上对方时,尝试原地等待吧。请保持耐心和镇定,相信他会找回来的^_^。” 
“如果超过40分钟还没等到,那就请到最近的地铁站或者你们存放行李的地方继续等待。”
等待?这个答案…刘小别有些无力,不然呢?他还能怎么办?刘小别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至少他做到了让自己看上去镇定,除了…站在大太阳底下一直东张西望看上去有些傻以外。

大概过了10分钟,他终于看到卢瀚文手里拿着两个雪糕筒朝他走了过来。脸上表情还像他跑丢前一样,看着挺开心的,不过在刘小别眼里这叫做没心没肺。
卢瀚文一走近,才看清刘小别黑的像锅底的脸,仿佛怨气怒气都具象化了一般冒着黑气。还有他满额头的汗,有的正顺着脸颊滴下来。卢瀚文感觉刘小别看他的眼神像寒冰一样,里面是冻住了的怒火。
“小别前辈,你…热不热?吃雪糕吧!”
卢瀚文拉着刘小别走到阴影下面。有点不敢看他了,只是把雪糕递了过去。
“你手机怎么打不通?”
“我忘记开通HK套餐了,所以没服务。”
没等到刘小别的反应,他开口道。
“对不起,我不该乱跑的。”
“小别前辈你……”
他刚刚抬起头想看看刘小别的表情,就见对方捉起他那只拿着雪糕的手往他自己脸上一送。一阵冰凉扑面而来,被雪糕糊了半张脸的卢瀚文看上去像只小花猫。卢瀚文愣了半晌,开口道。
“小别前辈,你好幼稚啊…”
刘小别瞪了他一眼就转过头去了,他舔了舔手中的雪糕,冰冰凉凉又甜丝丝的,味道不错。糊了卢瀚文一脸雪糕后,刘小别觉得自己的情绪总算稳定下来了一些。刚刚他差点以为自己把卢瀚文给弄丢了!
等待时的心情就像是被放到火上烤一样煎熬,又是焦虑又是担心,甚至有些害怕。当看到卢瀚文回来时,他终于算是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落地了,这才想起来生气。但事后想想自己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不过是在街上走散而已,对方也16岁了,又不是三岁小孩,哪有那么太容易丢?
刘小别看了一眼卢瀚文,对方已经将自己嘴巴周围一圈舔干净了,脸颊上和下巴上还有一些,这时候已经化了一部分,卢瀚文正往手上抹着。
“脏死了!没带纸巾啊?”
“没有。”
刘小别掏出纸巾递给卢瀚文。自己又拿了张纸巾在卢瀚文脸上抹了两把,擦掉了剩下的雪糕。
“一会儿找个商场的洗手间洗洗吧。”
“嗯。”
“别再乱跑了。”
“知道了。再要去哪里,我会拉上小别前辈的。”

后篇:(四)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舟移飞燕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