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是第一生产力!

最近重新沉迷全职无法自拔。
产出基本都是摸鱼,欢迎评论!
本命张佳乐。乐厨。
双花(本命)/叶橙/乔高/刘卢刘/肖戴/王柔/新生代/同期生
以上内容大概会想产出。
其实很杂食,其他CP也吃。
给画手太太们打call(⺣◡⺣)♡
有时会写写脑洞 但后续十分随缘
海贼王大本命
Tfboys 团饭

【刘卢刘】一起去HK旅行吧(一)

ooc。

内容大概是情感助攻讨论组里讨论的事情。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一赛季总决赛在七月的第一周圆满落幕。全联盟的职业选手都开始了自己的夏休。刘小别的夏休计划是去HK旅行。他喜欢的欧美乐队在HK开巡回演唱会,HK站是在亚洲的最后一站。刘小别不想错过,早就提前办好了通行证,并且记下了演唱会门票的预售时间,准备抢票。预售开放的当天,他收到了来自卢瀚文的QQ消息。

“小别前辈在吗在吗?”

“干嘛?”

“我买了XXX乐队HK演唱会的门票!小别前辈,和我一起去看吧!”

还没等刘小别回复,对面唰唰唰又是好几条消息。

“我知道小别前辈喜欢那支乐队!我会讲粤语在HK很方便的,可以算半个导游。”

“半个导游?还轮到你个小鬼当导游了?蓝雨放心你一个人跑出来?”

“当然不是一个人,是我和小别前辈你两个人啊!”

“……”

“嘿嘿。”

“我买的内场票哦!X排X座和X排X座。爆手速抢到的!”

“小别前辈,票都买好了,和我一起去吧!”

“那就一起吧。”

耶!刘小别看不到电脑那端的卢瀚文小小的欢呼了一把。蓝雨小剑客又点开订票成功的页面确认了两遍,接着开始在网上搜索HK旅游攻略。


刘小别同样是在做旅游攻略,同时还在承受着来自袁柏清的发现新大陆的目光。

“你要去迪士尼乐园?卧槽,别哥你还是我认识的别哥么?”

“去迪士尼怎么了?”

“上次在S市是谁说迪士尼都是小孩去的?是谁坚决不跟我们去玩的?”

迪士尼可不就是小孩儿去的么?刘小别继续安排自己的行程没理袁柏清。选定了航班,进入结算时,袁柏清的声音又响起来。

“你有没有常识啊?去HK应该飞SZ市,你订G市的机票……”

袁柏清突然反应过来了,深深的看了刘小别一眼。

“好你个刘小别,不和队友去迪士尼,却陪蓝雨的小鬼去啊?!”

“他帮我买了演唱会的票,总得回礼吧。我不想欠小鬼的情。”

“连XXX乐队的演唱会门票都买了,小卢也是蛮拼的。”

袁柏清看刘小别一本正经的解释,心里骂了一句傲娇!刘小别吃枣药丸啊,为了微草内部不出现奸细,袁柏清觉得作为队友有必要提醒一下。

“刘小别我警告你啊,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我去你把我当什么人啊?队友间的信任呢?”

“我信任你,蓝雨的能信你?”

QQ的图标正好在这时闪了起来。刘小别点开一看,来自黄少天的二十几条消息,刘小别直接关掉聊天窗,他才懒得看黄少天的垃圾话。但是来自喻文州的消息他还是不敢忽视的。

“请照顾好瀚文。^_^”

透过表情,刘小别仿佛看到了喻文州式微笑,背后都有点发凉。袁柏清此时正在一旁嘲笑他。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要是你真做了啥,黄少天怕是会来找你真人PK。到时候杀上门来,我也救不了你,最多在精神上给你刷个大回复术了,你自求多福吧。”

“我靠队友爱呢?同是微草人你应该坚定的站在我身边帮忙干架啊!”

“卧槽别哥你的重点是这个?你真的想干点啥让他们杀上门?”

“滚犊子!我能做啥?我和那个小鬼之间什么都没有!我原本就计划去HK,那小鬼是自己乱入的!”

“啥都没有?”袁柏清拿起了刘小别桌上手写的小便签纸,“那这个北京特色小吃清单是啥?还有两盒稻香村呢!这里面好多东西你平常都不怎么吃吧。”

“准备买来路上当零食。”

“这么多零食?出去旅游自备干粮啊?”

“再顺便给小鬼带点权当导游费。”

“真是口嫌体正直。”

“滚滚滚…你今天很闲啊?”

“很闲。”

刘小别觉得这天没法聊了。


几天后,刘小别乘坐的航班抵达G市。

刚下飞机,就感受到了南方城市夏天的潮湿与闷热。空气仿佛都是粘稠的,贴在身上像套了一层薄薄的水汽保鲜膜 ,让习惯了北方夏天干热的刘小别感到十分不习惯。他打开手机给卢瀚文发了条微信。

“我到G市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别前辈你怎么就来了?!对不起,我今天没法去机场接你。我以为你要明天才能过来。我今天期末考试最后一天。”

“我还用你接?”刘小别还真没指望让个小鬼来机场接他,G市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你好好考试啊!等你空了我再来找你。”

“哦。”

卢瀚文心早就飞了,其实考试也不是不能请假,然而班主任知道了蓝雨战队已经开始夏休的事,郑重其事的告诉卢瀚文一定要来学校参加考试。队长喻文州也十分严肃的教导卢瀚文,夏休期不用训练,学校的事情要尽量处理好。卢瀚文同学只好乖乖听话。两门考试已经结束,眼下只剩下最后一门。此时收到来自刘小别的消息,卢瀚文有点想直接翘掉考试算了。

“小别前辈你住哪里呀?我考完就去找你!”

“你管我住哪,好好考你的试!”

“前辈我就想知道你住的离我学校近不近?”

“你学校在哪?我告诉你近不近。”

“XXX中学。”

“噢,那挺近的。”

“那是XXX酒店吗?”

“你别乱猜了。”

“哦……”

这小子该不会问到地址就直接翘掉考试跑路了吧?刘小别的猜想真相了。要是小鬼真把考试翘了那他绝对有一半责任,想到喻文州发给他的那个表情,刘小别觉得应该好好教育一下现役高中生卢瀚文同学。

“卢瀚文,你还是个高中生,没比赛的时候起码要完成学业吧!”

“我平时有补课,前两天都有好好考试。”

“两天都考完了,最后关头不能坚持下?明明还有生命你会直接GG么?”

“小别前辈,你的消息直接给我生命清零了。”

“我明明没有放大招。”

“可是你难得来G市,我想见你。”

卧槽,这个直球真是来的猝不及防。为什么这小子讲话每次都这么直白这么理所当然呢?这句话杀伤效果太强,刘小别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心一软。

“你好好考试,我去你学校接你。”

“真的吗?!太好了!小别前辈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考试的!我估计四点半就能放学!”

“你真的会来接我吗?”

刘小别刚把消息发出去就有点后悔了,G市本来就多蓝雨粉,自己还跑去人家蓝雨选手的学校,真是自找麻烦。

“那小别前辈我去复习了!你一定要来哦。”

“我知道了。”其实刘小别本来想说我看情况的,但是为了不影响卢瀚文的考试积极性,刘小别还是没说出口。

打车到了预订的酒店后,刘小别瘫在了宾馆的大床上,真是不想出门啊……G市的夏天是湿热的,最舒适的地方是空调房。他在想如果等卢瀚文考完发地址给他,这样就不用出门了。然后刘小别脑补出了卢瀚文有些委屈的模样。

赛场上的卢瀚文何曾流露出过半分委屈神情,就算在记者招待会上流过泪,那也是自责。只是刘小别偶然捕捉到过那么几个瞬间,阳光开朗的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难过伤心叫人心疼。

刘小别叹了一口气,果然答应过的事就要做到啊。他吃过午饭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翻出几种卢瀚文比较喜欢的零食放进随身背包。


xxx中学校门口。

刘小别穿了件普通的黑T恤,下身牛仔裤,头戴棒球帽,为了防止被认出还戴了副墨镜。浑身上下除了耳机是绿色的,其他没有一丝微草元素。这么低调应该不会被人认出来了吧!刘小别心里有些忐忑。

等了十分钟左右,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身穿浅蓝色校服向他冲过来。一个飞扑撞得刘小别险些摔倒。

“小别前辈!”

“你要死啊!给我下来!想看我被蓝雨粉围攻吗?”

刘小别嘴上十足的嫌弃,但并没有推开卢瀚文,任由他挂着自己。卢瀚文听了刘小别的话立刻松开了手,拽着刘小别跑了一阵还一边东张西望。做贼似的,刘小别心里吐槽。想了想摘下了自己的棒球帽盖在卢瀚文的脑袋上。

“行了,别跑了。”

“嗯……小别前辈对不起啊,我被班主任留下来谈话出来晚了。“

“算了。”

刘小别看了看卢瀚文被汗打湿黏在脑门上的额发,还有校服变成深蓝色的背部。

“热死了。附近有没有冷饮店啊?”

“有奶茶店!我带你去吧!”

奶茶店人不多,冷气很充足。卢瀚文点了一杯奶茶,刘小别随便要了杯饮料,一起结了帐。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刘小别掏出零食推到卢瀚文面前。

“小别前辈,这都是给我的?”卢瀚文星星眼。

“嗯,你吃掉吧。背着重。”

“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前辈!!”

卢瀚文乐坏了,飞速拆开了零食的包装,狼吞虎咽起来。嘴里还含含糊糊的说着。

“前辈你也吃!”

“热得都没食欲了。”

卢瀚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些饿了,飞快的拆开一包包包零食迅速消灭。刘小别慢慢啜饮着自己的果汁,撑着头看卢瀚文吃东西。卢瀚文的吃相像只啃坚果的小松鼠。眼睛亮亮的,吃东西时腮帮子一鼓一鼓,原本不算太尖的小脸,此时变圆了几分,刘小别有点想伸手去戳一戳或者捏一捏。

“真好吃啊!这边都买不到这些零食的。谢谢小别前辈!”

刘小别没应声,心中得意。你小子那点喜好我还不清楚,真好哄。等等?为什么我要哄这小鬼开心啊?!

“嘿嘿…”

卢瀚文趁刘小别发呆,身体突然前倾,摘掉了刘小别的墨镜。刘小别的思绪被打断,对卢瀚文的行为也有些不解。

“小鬼你干嘛?墨镜还我!”

“小别前辈,在室内就别戴墨镜了吧!”

“不戴就不戴吧…”

刘小别懒得去抢。卢瀚文拿走墨镜之后就死死盯着刘小别眼睛看,似乎是想强迫他与之对视。那种明亮真诚似乎还带着探究的目光,给人一种仿佛会被看穿的锐利和直白,刘小别不自觉地想躲开。

“你一直盯着我看想干嘛?”

“做个实验而已,小别前辈你输了!”

“什么鬼?我怎么就输了?”

“班上女生说这个实验就是要对视,谁先移开视线谁就输。”

“别听你们班小女生瞎说八道,这算哪门子实验?干瞪眼游戏还差不多!”

“那我们再来一轮?”

卢瀚文又开始盯着刘小别的眼睛。刘小别做好了心理建设后瞪向了卢瀚文,不过目光并不十分凶狠,尤其是看着卢瀚文无辜的像只小鹿一样的眼神,眼神不禁又软化了几分。

卢瀚文的眼睛干净澄澈,脸上带笑,时时刻刻都像个小太阳一样,刘小别觉得自己的视线都要被灼伤。对视超过十秒后,就想躲开对面的视线。

要稳住啊刘小别!不能输给这小鬼!作为竞技选手的求胜欲爆发后,他只想着绝对不能先移开视线,紧紧盯着对面。却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似乎有些微微发热,他不由自主的想靠近。倒是卢瀚文先有些崩不住了,似乎是想笑。

最终打破僵局的不是他们任何一方。一只拿着奶茶的手直接阻断了两人的视线,重重的砸在桌上。蓝雨的守护天使徐景熙强势插入,此时正来回扫视二人,然后狠狠的瞪了刘小别一眼。

“你俩坐在这不说话互看是干什么呢?!”

刘小别也毫不示弱的瞪回去,徐景熙一看这家伙居然还回瞪他,“想打架啊?!”他更加凶狠的盯着刘小别。“还怕了你了?!”互瞪了半天,刘小别感觉瞪累了有点想滴眼药水的时候,总算开口说道。

“我们刚刚就是像这样,在玩一个谁先移开视线谁就输的游戏。”

“……”

玩游戏个鬼,我看到的是你俩目光温柔炽热,脸颊泛红,深情对望,感觉下一秒就要亲上去了好么?你们刚刚的对视和我俩刚刚那种互瞪完全是两回事好么!徐景熙在内心咆哮着。好不容易找到这家卢瀚文常来的小店,刚进门就差点被闪瞎,为了守护蓝雨的未来,祖国的花朵和快被闪瞎的双眼他立刻冲上去打断可能会发出的大招。

“你怎么提前跑过来了?看演唱会不是后天么?”

“呃…今天的机票便宜。”

刘小别说了一个自己都不太相信的理由。

“你今年都入选全明星了会在意这个机票钱?骗鬼啊?说,你有什么企图?!”

“景熙哥怎么来了?”卢瀚文打岔。

“你班主任打电话来蓝雨,队长和黄少今天都不在,我过来看看你。小卢,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考试?”

“我好好考试了,考完老师找我谈话也认真听了。景熙哥你放心啦!”

“那就行,你是不是该回家了?别让你家长担心。”

“我还不想回去。”徐景熙十分无语,看了刘小别一眼。

“我要回酒店休息了。你早点回家。”

“我想去前辈住的酒店玩!我们需要确定一下去HK的行程!”

徐景熙内心十分挣扎。到底是为了看好蓝雨的未来跟去酒店呢?还是为了不被闪瞎选择放行呢?徐景熙正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唉…一起去吧。正好有东西给你。”刘小别说。

徐景熙最终在刘小别住的房间旁听完了他们完整的旅行计划。然后他打开了蓝雨内部的QQ群。

徐景熙:一线战报:刘小别今天到G市了。明天跟小卢去SZ市,后天去HK看演唱会,大后天去迪士尼。

黄少天:收到!一级警戒!不过他怎么今天就到了?演唱会不是后天么?他有什么企图?!

徐景熙:谁知道。我看小卢开心的都要起飞了。刘小别今天还去了小卢学校,我到的时候看到他俩在奶茶店深情对视。

黄少天:卧槽卧槽卧槽!我们蓝雨的未来这是要沦陷的节奏啊!可恶的遛小鳖!他们还要两个人出去旅游?这太危险了!@喻文州 队长队长我们要不要也跟去看看?有谁跟我一起的?

李远:我的通行证是去年冬休办的,好像过期了。

黄少天:我也是去年冬休办的!难道我们的蓝雨未来保护计划就要这样破产了么?@喻文州 

郑轩:我的还剩一个月。

宋晓:我的过期了。

徐景熙:我帮小卢寄材料的时候倒是帮自己也办了一份。

喻文州:少天,我帮你办了通行证。大概明天寄来蓝雨。

黄少天:不愧是队长!真是太靠谱了!我这就去订票订酒店,四个人去是吗?我们住哪里?九龙?中环?还是旺角?对了,他们住哪里?

徐景熙:不知道,只说了去哪玩。

卢瀚文:队长你们放心啦!小别前辈很可靠的,你们不用跟来。我们玩两天就回来,不会走丢的。

喻文州:自己注意安全。

“小鬼,这些零食你拿去吃。”

对于蓝雨内部的高度警戒毫不知情的刘小别将带给卢瀚文的零食交到他和徐景熙手上。两盒稻香村,一袋炒红果还有果子干和驴打滚等各种北京小零食。

“就给小卢一个人带啊?同期生的友爱呢?”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当作回答。他其实已经跟卢瀚文交代过,有一盒稻香村是给徐景熙的。其他的都是他的导游费,可以看他心情分给战队。

“那前辈我先回家了!晚上竞技场见。”

“你们快走吧。”

刘小别把两人送出门后松了口气,没过一会儿又收到来自卢瀚文的QQ消息。

“前辈我到家啦!去竞技场一决胜负吧!”

这小鬼怎么这么缠人呢?真烦!可是自己怎么一点都不讨厌他呢?

刘小别和卢瀚文在竞技场酣战到11点,最终还是把卢瀚文轰去睡觉了。他洗漱完了便躺在床上发呆。自己对卢瀚文到底是什么想法?他一想到下午的对视,就一阵心神不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能采访一下袁柏清或者高英杰或者徐景熙…

袁柏清:刘小别就是个傲娇。老说被缠的烦,其实根本就是乐在其中。

高英杰:呃…小别哥其实对小卢很温柔……

徐景熙:刘小别,小心我们蓝雨代表未成年人保护法制裁你。

刘小别在半夜一点左右总算是成功入睡,然后,清晨6:30左右。他成功的被门铃声吵醒了。他一脸阴云密布的表情打开房门,迎接他的是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

“早上好啊!小别前辈!”

刘小别实在是很困,一把将蓝雨的小剑客拉进房间,关上房门后,继续倒回床上呼呼大睡。

“呃…对不起小别前辈。我太兴奋了,今天早上一大早就醒了,待在家里也无聊就来找你了。”

“嗯……”

“小别前辈,我能用你的电脑打竞技场么?”

“行。”卢瀚文也知道自己来的太早,还是自己找点事情做,不要打扰刘小别比较好。

只是打完几盘竞技场居然碰不到什么对手了。六点半,一个熬夜党去睡觉,工作党还没起床的时间。这时的在线人数可谓是全天最低。卢瀚文觉得无趣,干脆趴到刘小别床边看他睡觉。

小别前辈睡的好香啊!卢瀚文兴奋了了一早上这会儿却泛起困来。前一天晚上他睡的也不算早,这会儿困了,他也不纠结,干脆脱掉鞋子爬到床的边上打算睡个回笼觉。刘小别订的大床房,旁边再睡个人完全不是问题。

早上8:40。刘小别从睡梦里醒来,还未睁眼先感觉到他怀里抱着的不是软软的枕头,而是更硬一些,还有些温热的什么东西。睁眼的一瞬间,他觉得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就是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他居然搂着卢瀚文躺在酒店的床上,对方温热的呼吸正喷在他的脖颈间,酥酥痒痒的简直像是一种无意识的撩拨。

刘小别赶紧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一边回忆着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反应过来卢瀚文是今天一大早来敲的门。

吓死了!这个醒来的方式让他差点以为是什么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展开。

原本睡在床的边缘的卢瀚文,这时似乎感受到了刘小别空出的距离似的,也往里靠拢了一些,四肢也更舒展了一些。

卢瀚文睡着时倒是没了平常的闹腾劲儿,安安静静的多出几分乖巧。卢瀚文脸型偏圆,除了下巴有点棱角,其他地方看上去都很好捏的样子。刘小别忍不住在卢瀚文的脸颊上轻轻捏了几把,嘿,手感还不错。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发质挺软的。再摸摸耳垂,有一点点肉;再用两根手指夹一下对方的鼻子,怕影响呼吸又赶紧放开了。最后,手指在嘴唇上轻轻刮过,一阵颤栗,刘小别立刻缩回手。妈蛋,我在干嘛?突然又有点庆幸,还好小鬼睡的死,这样的都没醒。

一看时间也快9点了,刘小别起身洗漱换衣服。大约九点半的时候,睡回笼觉的卢瀚文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看到刘小别后精神一振。

“早上好!小别前辈!”

“噢,早。”刘小别若无其事的打招呼。

“想睡觉为什么不在家睡?那么早跑过来干嘛?”

“太兴奋了醒的早。来了之后又困了。前辈这里睡着也挺舒服的,就是睡着后感觉有点热,后来又好了。”

“……”

刘小别此时有点心虚,有点脸红,卢瀚文被自己肚子的叫声吸引了注意,完全没察觉刘小别的窘迫。

“前辈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喝早茶吧!”

整个早茶时间,卢瀚文都在给刘小别安利各色广州美食。

“这个你都点过了,干嘛再叫一份?”

“小别前辈你不是喜欢吃这个吗?”

“那也不用那么多,不怕吃不完啊?”

“对了!我最喜欢这个虾肠粉了!小别前辈你要不要尝尝?”

“这个烧麦味道好棒!”

“嗯…这个也好吃。”

卢瀚文一边吃一边喋喋不休,刘小别感叹蓝雨垃圾话真是一种“了不起”的传承。

喝完早茶后,两人拿行李退房。约莫下午1点,卢瀚文和刘小别搭上了出发前往SZ市的动车。到达SZ市的酒店放下行李已经是下午三点。剩下的这点时间除了看电影K歌逛街外,实在不够他们去玩些什么。两人合计了一下干脆直接打起了荣耀。

卢瀚文登录了QQ,就被消息轰炸了。黄少天甚至给他们发了好几个视频邀请,都被刘小别关掉了,直到喻文州也发了个视频通话请求过来。

卢瀚文规规矩矩的坐在电脑前,从行程安排到入住的酒店有问必答。

通话结束后,刘小别给袁柏清发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这是咋了?”

“我才知道蓝雨上下居然还有老妈子属性。”

“我说什么来着,他们这是怕你拐跑他们蓝雨未来。”

“呵。你感受过被蓝雨全队远程查房的绝望么。”

“这么丧心病狂?点蜡。”

“我怀疑他们还想直接过来查。你说我干嘛答应小鬼跟他一起去呢?一个人去多自在。”

“……”

袁柏清挺无语的。你基本就没有怎么真正拒绝过卢瀚文你自己没有发现吗?

“薄情儿。”

“干啥?”

“你来HK玩不?”

“不来。”

“英杰呢?他夏休有安排么?”

“你是想把双人旅游变成两队联谊么?英杰跑去H市了,你别指望他了。除非他和乔一帆也打算去HK旅游。”

刘小别其实也没想着有人能来HK一起享受被蓝雨查房的待遇,他就是有点烦想吐吐槽。自己这趟亏大了,除了门票有人帮忙买,自己又是带孩子又是被蓝雨监视,图个啥?跟袁柏清东拉西扯好一会儿,对方似乎也充分感受到了他的蛋疼情绪。

“别啊,不是哥说你。你好好想想你和小卢是怎么回事吧!你要是真烦小卢,你完全有办法远离他,但是你给他机会,机会主义可是他庙特色,蓝雨出来的人能错过?”

刘小别没回复,袁柏清索性就把这聊天晾那儿了。

他知道刘小别确实在困扰。但是每次一问他对卢瀚文怎么想都会遭到闪避。东拉西扯讲些有的没的,尼玛我又不会读心术,让我奶你一口你至少配合一下进入我的治疗范围啊,至少告诉我你要加血还是加蓝啊!袁柏清只能无奈的承认自己在现实中并不是个好治疗,他需要群众的力量。

还没等刘小别停下来好好思考自己和卢瀚文算怎么回事,那边的竞技场PK邀请已经发过来了。他也懒得想了,跑去跟卢瀚文大战三百回合。打了大概十几场,双方都得到了野图boss的消息,然后他们又在抢野图boss的时候继续大战。这个野图boss耗了他们几个小时最终还是被兴欣的人抢走了。

兴欣的人夏休基本都泡在网游里抢boss,各种招数层出不穷,在网游里,他们的经验真不是一般的丰富。带头的术士十分猥琐,一看就知道是魏琛,常驻打手还有一个鬼剑士,一个流氓,一个忍者和一个战斗法师,四个职业选手的阵容可谓是相当豪华。抢个boss每次都要经历一场恶斗,还有可能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又被坑了。卢瀚文和刘小别这次都没能抢到boss,干脆双双退了荣耀。刘小别打开了电视,躺在床上翻着台。

实在是没有什么很有趣的节目。他无聊的一转头,就发现一件挑战他作为一个处女座的忍耐力的事情正在发生。

卢瀚文打开了行李箱,卢瀚文拿出了零食,卢瀚文翻出了睡衣,耳机,扑克牌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然后,卢瀚文的床上,他的床上,桌子上,行李架上,地上散落着各种各样属于卢瀚文的东西。

“卢瀚文,你的东西能不能别到处乱丢?”

“我没有到处乱丢啊,小别前辈。”

“那你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收回行李箱!”

“可是,那些东西我都要用的!”

“那这个飞刀剑周边是怎么回事?你用这个来干嘛?你出门旅行还带这个?”

“噢!我新买的!想挂包上来着。”

说着卢瀚文就把飞刀剑的周边挂饰装在了挎包上。刘小别知道那是最新出的一款,他自己的那个也是几天前才拿到的。不知怎么的,刘小别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他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卢瀚文。场上自然不必多说,除了当成对手不会有其他。场下呢?当成对手?似乎也有。当成后辈温和对待,甚至切磋提点?对卢瀚文的竞技场邀请很少拒绝大概也算尽了本分。像大人对小孩?哥哥对弟弟那样照顾?

每当卢瀚文说他想见他,看到他后特别欣喜的扑上来,拿着最新的飞刀剑周边往书包上挂的时候,刘小别都觉得特别窝心。他也很想回应卢瀚文,想做些什么。可是要怎么做呢?做什么似乎都变扭的不行。

真让人烦躁,刘小别轻轻皱起眉头,看了一眼时间便催促卢瀚文去洗澡睡觉。卢瀚文乖乖去洗澡了,刘小别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还是没忍住稍微收拾了一下。

卢瀚文从浴室出来时,头上顶着一条浴巾,穿着背心和大裤衩跳上了床。刘小别也准备去洗澡,看到浴室的时候彻底疯了!

不能忍啊!眼前的场景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卢瀚文换下来的衣服丢的到处都是,洗手台上、马桶盖上还有浴缸边上。几条酒店浴巾胡乱的铺在浴室地板上。连内裤都乱丢?平常蓝雨的人出去打比赛都是谁和他住一个屋啊?怎么教小孩的?!

“卢瀚文!你的脏衣服能不能自己收好?!”

“啊?”卢瀚文反应了一下。

“不好意思啊前辈…”卢瀚文对刘小别笑着吐吐舌头。

然后进去捡起他乱丢的脏衣服,刘小别则是从自己行李里面翻出一个干净的洗衣袋递给卢瀚文。

“以后脏衣服收在这样的袋子里,和干净衣服区别开。”

“噢…”

“你平常出去客场比赛,都和谁住?”

“我们经常一人一间。两人一间的时候我就和景熙哥住。”

“他都没教过你东西别乱丢么?”

“他不管我的。走之前他会检查房间,没丢东西就行。”

“……”

刘小别很无语。他不知道的是,后来当卢瀚文将这件事情告诉徐景熙后得到了这样的评价:“呵,又不是谁都像他一样是个处女座。”

卢瀚文将脏衣服收进洗衣袋后直接往椅子上一扔。刘小别看到这情形眉毛跳了跳。

“怎么不收行李箱里?”

卢瀚文行李箱里面的东西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吃的用的还有电子设备全部混在一起。他把洗衣袋一扔就要去玩手机,结果被刘小别拦了下来。连刘小别自己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耐心,打开卢瀚文的行李箱就开始教他怎么整理东西。

“衣服就不能折一下再放进来吗?”

“平常比赛就带一两件队服,直接塞了。”

刘小别帮卢瀚文把干净衣服叠好再放回去,又想到他之前乱丢东西的行为。

“要用的时候再拿出来,用完再收回去,这样不容易丢。”

“嗯…”

“这个和这个要分开放。”

“嗯嗯。”

“账号卡这么放你不怕弄丢啊?”

“嗯。”

“你有听我讲话吗?”

“有啊!前辈认真的样子特别帅!”

“……”

刘小别瞪了卢瀚文一眼。他打开一个夹层,里面居然还放着蓝雨战队各种角色的迷你手办,违和的是中间居然混进了一个飞刀剑。刘小别哭笑不得,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他盯着流云旁边的飞刀剑心想。

“你带这些干嘛?比赛也带?”

“对啊。比赛习惯带了就没拿出来。这是蓝雨之神的保佑!祝我们取得好成绩!”

“蓝雨之神有没有告诉你,混进一个微草的角色后他还会不会保佑你?”

“我们蓝雨之神才没那么小气。”

“那打微草的时候,飞刀剑肯定保佑我们微草。你不是要输?”

“那怎么可能?还是要凭实力的!”

所以这保佑有个屁用啊?话说蓝雨之神到底是谁啊?魏琛吗?那么没下限的一个神,保佑的结果该不会是黄少天被树砸吧?还是说那是来自他飞刀剑的诅咒?刘小别内心疯狂吐槽,他突然在想喻文州和黄少天行李箱里该不会也有那么一套手办吧?

“行李箱就这么整啊!学会了没?”

“好的,小别前辈!我以后都这么整!”

卢瀚文笑嘻嘻的回复。刘小别安心去洗澡了。卢瀚文给自己的行李箱拍了张照发到了蓝雨群里。

黄少天:小卢不错嘛!行李箱能收的这么整齐大有进步!真是有我大蓝雨的风范!

卢瀚文:小别前辈帮我收的!他很可靠的!

黄少天:会收行李箱算什么可靠啊?!小卢你要自己注意安全!在HK怎么搭车之类的你一定要先做攻略自己搞清楚,不能靠刘小别知道吗?!没有攻略我们发你一份!

卢瀚文:不用了吧。小别前辈有做攻略,我看过了没问题的。

黄少天:………………………………………

徐景熙:孩子大了。

宋晓:孩子大了。

李远:孩子大了。

郑轩:孩子大了。

喻文州:瀚文,我发了一份详细版攻略到你邮箱。玩得开心。

刘小别从浴室出来时,看到卢瀚文正趴在被窝里玩手机,原本盖在头上的浴巾被甩到床的一边。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卢瀚文也不管,继续翻着喻文州给他的攻略。刘小别走到卢瀚文的床边,抓起浴巾就对着卢瀚文的脑袋一阵狂搓。

“啊!小别前辈你干嘛?

”刘小别不理他,继续搓。完了还把他从被窝里揪起来,拉着他进了浴室,拿着吹风机把他的头发都吹干了才放他回去。卢瀚文突然觉得后面两天他也不要擦干头发好了。

刘小别也躺回自己床上玩起手机来,点开微信又和袁柏清吐槽了一通。过了40多分钟,他开始觉得有些困了,看了一眼卢瀚文,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手里还捏着手机,面朝着自己这边,大概是睡着了吧。不过,薄薄的空调被却被卢瀚文踢到了一边,现在身上是什么都没盖。刘小别下床把空调调到了26度,再帮卢瀚文盖了被子,这才安心的躺会自己床上。

评论 ( 2 )
热度 ( 70 )

© 舟移飞燕草 | Powered by LOFTER